南京大生冷链在工业用地上开露天水产市场称系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9 16:16

  “他那块地是工业用地,工业用地是不能进行商业活动的,但是里面每天白天或晚上都在进行商业活动,有一些水产批发都在里面,而且环境特别脏乱差,臭得不得了。”举报人王女士表示,这个水产市场并没有纳入正规市场的统一管理,也没有设置专门的门面或摊位,“这个鱼市搬过去快一年了,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块空地,在过道上。”王女士告诉记者,这就是一个露天市场。

  7月23日,记者来到南京大生冷链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生冷链公司)进行了暗访,市场保安告诉记者,白天只有零星经营户卖水产品,每到晚上6点到8点,前来卖鱼的人就会多起来,大约有几十人。

  记者发现,下午五点多钟,大生冷链公司两栋建筑中间的空地上,果然热闹了起来,经营户们拖着大塑料筐进场了,里面装有各类鲜活的水产品。记者看见,在这个水产市场中间的一个白色小亭子里,贴有大生冷链公司招商部印发的《水产品交易市场鱼市临时管理办法》,规定鱼市买卖车辆下午4点半方可进入市场,交易时间为晚上7点。

  那么,大生冷链公司究竟是否存在将工业用地进行商业使用的行为呢?目前存在的这个水产交易市场又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呢?

  “在水产市场成立初期,国土就来查过,说他这里是工业用地,让他整改,但至今他们也没整改过。”王女士告诉记者。

  记者随后查看到了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六合分局于2018年11月28日印发的《关于反映大生冷链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改变土地用途问题的回复》,对大生冷链公司将工业用地变为商业用地的行为明确定性为违法用地,并要求其立即停止违法用地行为,恢复原有土地用途。

  然而,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六合分局的这份文件并未产生实际效果,大生冷链公司一直在从事冷冻产品、干货和水产品等商业经营行为,其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至今也未能得到纠正。

  为了进一步核实投诉人的疑问,记者随后来到大生冷链公司,表明身份后,自称公司办公室负责人的李主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面对记者的采访,李主任反问道,“如果我们把里面所有水产品的商户迁出去,他们到什么地方经营,无形当中是不是给政府带来一些不稳定因素?”

  对此解释,投诉人王女士表示不能接受,“这是两个概念,首先你要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你来展开你的经营行为。”

  李主任再三确认,对于水产市场里的商户,大生冷链公司都是免费的,“(我们公司)收的就是正常的成本,我们人员配置提供服务的,比如检测的用品,这些商户要承担,不能我公司帮你掏。”

  记者在这处水产交易市场看到,每一位进场的经营户都会把自己的水产品拖到白色的亭子处进行过磅称重,一旁的工作人员对重量进行记录。

  “我们的鱼都要称重,这里都是按斤收费的。”经营户指向小亭子称,“你看,那里有人在收钱记账呢。”

  记者感到不解,问李主任:“亭子上贴了告示,说下午4点半才能进场,到下午7点钟结束,告示上盖的是你们招商部的章,这个行为与你们公司无关吗?”

  但是在水产市场附近张贴了一张落款为大生冷链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关于综合农批水产市场调整收费通知》,其中清晰地写明:从2019年6月1日起,对进入市场交易的车辆,在原收费标准上做出部分调整。

  此外,水产交易市场内的保安在记者暗访时也表示,“像(亭子里)这个人,这个就是他自己开的,他就是帮你买卖做交易的。”保安指向了市场中的小亭子,

  “就是市场的,他们在这里租的地方,你鱼拖过来,有人来买了,他帮你过称,他收管理费……他是中间人,他给你称给你算账。(这个人再)跟大生签的合同,一年这个地方多少钱。”

  对于市场里发生的交易行为,李主任认为这个水产市场的存在有诸多好处,“商户到这边经营,对整个当地日常生活上的保障和供应是不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们同时还能带动周边人员的就业问题,我们看事情不能简简单单只看一面的问题。第二个能够带动我们整个现有的业态,有利益的同时我们更多的是服务于社会。”李主任说。

  “我们的土地就是正常做商品的交易展示,因为我们这个里面就是展示交易厅。底下就是以店铺店面的形式出租”李主任说。

  “你讲的交易、批发,我们整个叫商品流通,所有的货在后面,不是在交易厅。”李主任表示,展厅内是不销售的,“你要货我们在后场,在冷库里拿过来。”

  也就是说,即便在南京市国土局六合分局要求大生冷链公司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的八个多月后,大生冷链依旧没有纠正其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

  六合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杨永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这个情况他们都了解,“就是因为它目前有这种情况,我们认为它存在这个(问题),所以督促它进行完善用地手续。它规划的用途是展示,但是目前鉴于实际情况,我们还是认为督促它走这个低效用地再开发的相关程序,程序在走。”

  “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太好说了。这个事情如果要确定是否违规,将涉及到一定法律规范的问题,我们不太好说。”杨永志说。

  记者了解到,针对大生冷链公司的违法用地行为,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六合分局早在2016年曾经准备将其工业用地转为商业用地,却因为大生冷链公司迟迟未能交纳土地出让金一直搁置了下来。

  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六合分局土地利用科负责人秦家荣告诉记者,国土部门之前评估的土地出让金大概5000多万。

  “2016年我们实施的时候,所有的方案准备好了,企业因为资金问题暂时没开展这项工作。”秦家荣告诉记者,2016年,六合区国土局就准备把大生冷链的用地由工业转为商业了,因为大生冷链公司当时没钱,所以没有转成。

  “我们土地部门按照市委相关要求每年收取年租金,我们跟开发区一直督促企业要规范用地秩序规范用地行为,推进低利用率再开发。”秦家荣解释道,“低利用率再开发是政府主导企业自愿,他因为资金问题实施不下去,按照市委的要求我们收取土地年租金。”

  “年租金不叫处罚,改变用途了之后暂时完善不了用地手续的,收取土地年租金,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年租金市政府包括区政府都发过相关的文件,对于规划调整的、用途发生变化的,是按照建筑层数、建筑面积乘以相应的系数,这个地块的区域测算出来,每年需要交土地年租金是多少钱。”秦家荣告诉记者,根据国土部门的计算,大生冷链公司每年要上缴19万多的土地年租金。

  记者了解到,针对大生冷链公司存在多年的问题,2019年5月22日,《六合区土地储备与出让小组第一期会议纪要》对该问题做出过明确要求。

  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六合分局土地利用科负责人秦家荣告诉记者,“原则上同意大生冷链公司实施低利用率再开发,将原地块内展示区用地58.2亩由工业用地调整为商业批发市场用地,对再开发方案也进行了确认。大生冷链本来土地是工业用地,现在调整为商业用地,要重新立项,第二个规划分局现在跟我们国土并起来以后,他规划的方案也要报到我们规划科进行审核,第三个他的环保手续要征求环保部门相关的书面建议。”

  “现在要求我们企业这块尽量完善工业变成商业的相关用地手续,要到环保部门、规划部门立项备案,我们正在走这个流程。”大生冷链公司办公室负责人李主任说。

  既然是工业土地,十多家经营户是如何登记注册的?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又是如何允许一个露天市场的形成?对此,金陵晚报记者将继续关注。